syylyts

关注列表一团乱 分不清 干脆都不取关 直接退

今天哭死我算了 官方爸爸大手 不说了米娜都懂QAQ

谢谢亚亚~~啾咪~抱住蹭蹭~

阿业AYa:

 @syylyts 没了柿子肉的柿子(皮),送你一张小天使,打起精神来。

虽然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,祝早日渡过?


……虽然我自己本身也没有什么富余的“精神”给你啦…【望天。

那么多年都不会变


傅小花:

”十年后也是你照顾我啊“——by:堂本光一

歡喜冤家一線牽 (番外)(中)

喜欢~~~

這裏沒有不會過期的罐頭:

不要在意為何上篇更新的字數是三千,這次的更新就猛增到五千以上的細節…


也不要在意為何寫到中篇我還沒開始正經燉肉,說我燉肉苦手你們還真不信啊啊啊啊啊…


總之,我覺得這篇番外寫完要超一萬字。


我真的,沒救了。


以及,新坑我打算字數盡量縮點水,不然這本子的定價就尷尬了。


字數太多真的不會有人買,對吧…畢竟價格可能會有點小貴(望天


厚度上來說,現在估算就覺得蠻厚了(跪




【點我點我點我】




不老歌的服務器不太穩定,打不開的時候就先放緩,過陣子大多就能開了。

好开心~(可怜同人们)


sonrisa:

请让我炸成烟花不要下来了!直接送乐屋啊!哼哼,你们送的都是摆在外面给大家看的,我是送给我家小天使不给你们看的😊
坐等repo,估计小天使今天状态会。。。。藏不住😂😂😂

twi截图来自微博 南minami

歡喜冤家一線牽 (番外)(上)

这篇果然是棒棒哒~(茄子香菜:大爷终于肯吃我们了啊~~~T^T二爷你是我们的救星哇~)

這裏沒有不會過期的罐頭:

小剛家第三層的小閣樓中。


“剛…剛……你、你別鬧了……”被綁在自動升降背板上的小老闆[嗶——]【部分字句自行和諧,不老歌是完整的】感受到快樂的同時,心中也是複雜萬分。


“才沒有在鬧,”[嗶——]【部分字句自行和諧,不老歌是完整的】小剛稍微在額頭上因焦急而滲出的汗水,“[嗶——]【部分字句自行和諧,不老歌是完整的】”擡起來的面龐,閃着情事中佈滿汗水的特有光芒,充滿少年特有的透明感,卻又無時不刻誘惑着人心。


“你就那麼想……唔嗯,”[嗶——]【部分字句自行和諧,不老歌是完整的】已經快雙手上舉投降,盡力取悅自己的那種神態真是令人憐惜有帶着點好笑的成分,想要用無奈的語氣把話說完,卻被不按套路出牌的[嗶——]【部分字句自行和諧,不老歌是完整的】所亂了心神,[嗶——]【部分字句自行和諧,不老歌是完整的】從口中脫出,“你就那麼想做到最後一步嗎!”


這次,小剛沒有回答,只是擡眼瞪了一眼,其中決心不言而喻。


“唉……不見棺材不掉淚啊你……”無可奈何,戀人的脾氣就是這麼倔犟,再堅持下去也是沒有意義的了吧。


話說回來,這到底是怎麼個來龍去脈呢?別急,聽我慢慢道來。


 


昨天夜裏。小老闆窩在家,依舊肝着艦娘。突然,手機開始震了,伸手撈過來,發現是自己可愛的戀人發來的。


【吶吶吶,明天有空吧光一?】


【唔嗯…明天週五啊,還是工作日的說。】


【推掉推掉!】


【不行啦不行啦!身爲個體戶這麼偷懶,月底就沒錢吃飯了啊小剛!】


【那就讓長瀨幫你代班嘛!】


【這……我試試吧。不過,這是幹嘛?】


【畫畫不順利…想讓你過來做一天模特…】


【一天…?】


【哎呀哎呀,讓你來就來怎麼那麼多廢話!】


【好好好,遵命!】


回完短信以後,重新把手機鎖上了,心裏想着,告白之前那個軟軟的小剛到底被藏到哪裏去了…嘛,現在這樣軟中帶着點傲的感覺也很棒啦,但回短信的時候那麼強勢真是,該說自己太有忠犬的潛力了嗎?


電話的另一邊,小剛眼看光一傻乎乎地答應了自己任性的請求,內心暗喜得簡直要狂喜亂舞。立馬放下手中的繪圖鋼筆,從工作臺下堆着的瓦楞箱裏翻出了點什麼用牛皮紙包着的東西,樂顛顛地爬上了直接從他房間通的第三層小閣樓裏。搗鼓了快一個小時,才氣喘吁吁地扶着牆壁從樓上慢慢下來,嘴裏不停唸叨着,“真是好久都沒有運動成這樣了,不行了不行了,真是要虛脫……”


正當小剛忙着倒在床恢復體力時,樓下傳來媽媽的聲音,“小剛~明天你真的不和我們去泡溫泉嗎?”


“不去了啦!”


“可你上次也沒去啊,這次真的不一起?”


“要趕稿了,不去嘛!”


“好好好,辛苦你啦!”


明天可是你兒子決定勝負的大日子呢,對你說謊真的很抱歉媽媽!等我把光一給搞定了,下次溫泉旅行我肯定去,啊對,會把光一給帶上的!


堂本剛老師心中儘管有十二萬分的愧疚,但一想到明天可能就會成功的事,也就多了一些心安理得。


 


今天上午,堂本剛老師在目送爸爸媽媽和姐姐提着行李出門之後,便溜回自己房裏開始準備着把畫具和要用到的東西都搬到小閣樓上,在閣樓上糾結了好一會兒的位置擺放,搗鼓了一陣,終於滿身大汗地下了樓。在鏡子裏瞅了瞅自己的狼狽樣,突然又想起什麼似的,開始把自己房間裏的試衣鏡扛了上去。


等到搞掂一切下來以後,已經是累得不行了。看了眼時間,覺得大概會有些緊,於是放棄了廢在床上恢復體力的項目,直接拿着要換洗的衣服奔去洗澡。雖然光一沒說幾點到,但都說好了是一天時間,那肯定是午飯前會來吧。趕緊把澡給洗好,然後把昨天買的食材切了,中午吃個壽喜燒吧!


從浴室裏出來已經是十點了,正用毛巾擦着頭,隨手查看一下,便看到了光一發來的短信。


【我才找到長瀨給我看店,現在準備開車過去。】


【不用着急啦,注意安全慢慢過來嘛~我還沒開始準備午飯,中午吃壽喜燒好嗎?】


【好好好,只要是你做的什麼都行!】


【那你要注意安全噢,別飆車知道嗎?】


【瞭解!】


那麼那麼,趕緊從冰箱裏把食材拿出來解凍吧。


把頭髮擦到八成乾的程度,便繫上自制的奶白色小圍裙,在廚房開始了忙碌。最近堂本剛老師沉迷的,是手工自制蕾絲邊,照着針織雜誌上的簡易教程窩在房間裏編了好幾條。單單放在那兒也是浪費,便又多裁了一塊布,縫製了小圍裙,在口袋邊和邊角都車上了自制的蕾絲。當然,平時也在用啦。輪到小剛做晚飯的日子,這條帶點森系味道的圍裙就會派上用場。今天,圍裙君也認真盡責地發揮着它的效用和觀賞趣味。


正當小剛專注於砧板上的菜時,一雙手悄然環在了他的身側。還沒來得及反應,熟悉的聲線伴隨着從口中呼出的熱氣直襲他的耳畔。


“我來得真是時候啊,這就快準備完全了?”啊,是他是他就是他,年度最佳低音炮,光一小老闆是也。


“去去去,你這樣抱着我,我還怎麼切菜?”嘴上說着嫌棄,但也沒有支開光一,只是扭着腰象徵性地表示了一下內心的掙脫之情。


“哎呀,這不是兩天沒見想你了嘛。一日不見如三月,算起來這都半年沒看到你了,你還這樣嫌棄我……”臉不紅呀心不跳,肉麻情話連環炮,歡迎收看現充頻道的午間番組《單身必看!光一老師的戀愛金句實戰講座(心)》。


“還不是因爲你走路沒聲沒響的,不被你嚇一跳到菜刀往身後招呼就不錯了。”小剛往後瞪了一眼光一。經過大半年的相處,小剛可算是發現光一的可怕之處了,走路完全察覺不到,一般來說有人在你身後的話,總會有些感覺的吧,但這傢伙啊,完全行不通啊!該說是狐狸的特性使然嗎,但兩人相處的時候,莫名會有班主任在身後盯着自己幹事情的錯覺…


“抱歉抱歉,下次一定會好好讓你知道的!”


“去飯桌坐着等我啦,”說着,往後蹭了蹭小老闆,“快切好了,裝進鍋裏就能開始煮了噢。”


“好好好!那我這就過去~”環在腰上的雙手離開的時候還不忘拍了拍堂本剛老師綿綿的肚肉肉,果不其然收獲了一個毫無殺傷力的小白眼。


看着光一屁顛屁顛地拉開飯桌旁的椅子,才轉過身,把剩下的菜仔細地切完。


啊…剛剛我是不是暗示得太明顯了呢?雖然看起來像是在認真地切菜,但腦子裏還在盤算着自己計劃的堂本剛老師,回想起方才兩人之間的互動。第一下的扭腰,雖然完全是出於條件反射,但扭腰的同時還假裝不經意地蹭到了小老闆的那裏,那就是心機的體現了。誰讓他手放得那麼好,正好摟在自己敏感帶的地方呢。第二次的後蹭,那可真完全是靠演技了,雖然羞於啓齒,但堂本剛老師的內心,是想讓小老闆發現自己意圖的,百分百霸王硬上弓這件事,從人道主義上來說,不好,真的不好。


然而,平日機智過人的光一,今天好像真的沒發現。做在椅子上,兩手撐在邊緣,雙腳前後錯開地晃着,嘴裏時不時嘟囔着怎麼還沒上鍋煮煮煮,早餐沒吃多少現在好餓啊啊啊啊之類的。


“啊啊啊,我聽到你抱怨了啦!這就上鍋開煮你別急嘛!”唉,果然還是要硬來啊…算了算了,先吃飽再說,沒力氣這戲也演不出來。從廚房裏端出了盛滿食材的鍋,放在了早就安好在飯桌的電磁爐上。


“等下,怎麼有茄子!?”眼尖的光一立馬發現,在蘿蔔旁邊紫得特別出彩的傢伙。


“爲了營養均衡,吃嘛!”說着,小剛按下了電源,把火力調到了中等程度。


“不不不…這…”小老闆連連搖頭,看着小剛接下來的動作,更是傻眼了,“別啊!怎麼還往裏面擱香菜呢!?不需要好嗎!”


像是故意一般,小剛轉頭往廚房裏抓了一把香菜,毫不猶豫地投了進去,“反正今天就這待遇,你就說吃不吃吧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吃還是不吃啊光一先生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剛剛不是說只要是我做的都吃嗎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嗯?”


“……吃,我吃還不行嘛。”



歡喜冤家一線牽(二十)(正篇完結)

美好~~

這裏沒有不會過期的罐頭:

小老闆出門了。由於昨晚是步行到的小剛家,總不能靠着人力11路去雜誌社,瞥了一眼小剛放在自家車庫外的單車,他決定借用一下。


喲西,這就出發!


地址還算好找,也就不用特地打電話給責編了吧?小老闆心裏想道。於是晃晃悠悠騎着那輛小單車,往紙條上的地址慢慢去了。索性離小剛家也就兩個公車站的距離,不算遠,半個小時左右也就到了雜誌社所在寫字樓的底下。


找好地方停好單車以後,小老闆抱着裝有原稿的大信封就噔噔噔小跑進了大樓裏。一直是個優秀個體戶的小老闆,也是第一次進到那麼正兒八經的地方。看着身邊不斷經過打着領帶提公文包的人,心裏也是有點忐忑的。自己這上身T恤配皮夾克,下身工裝褲搭馬丁靴的裝扮,真的沒問題嗎?


雖然之前小剛和他說有和責編打招呼說今天交稿,但前臺懂不懂他就不曉得了。暫且還是和前臺的接待員打個招呼吧。


“那個,你好。請問一下,《少女JUMP》雜誌社是在哪一層樓?”


“啊,您好。”一直埋頭整理到訪名單的接待員擡起來頭,看到小老闆的瞬間突然有點愣,“您好,《少女JUMP》雜誌社在11樓,請問您有預約過嗎?我好打電話通知一下對方。”


“我是替人過來交原稿的,所以我也不明白他事先有沒有預約……”小老闆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後腦勺。


“請問……”接待員姐姐看起來有些小心翼翼,“您是替堂本剛先生來交稿的嗎?”


嗯?已經打過招呼了?小老闆點了點頭,得到了接待員姐姐帶着一絲激動又如釋重負的小表情。


“被我猜對了啊…!雖然沒有預約,但沒關係的,您就直接上樓去吧,堂本先生的責編想必您也知道他的名字,我想您一進雜誌社就會明白了,大概今天雜誌社會因爲您的到來而小熱鬧一陣吧。”說着接待員向小老闆鞠了個躬,引導他到電梯口,便離開了。


猜的?猜得還真準……還沒等小老闆理解接待員剛剛的一番話,電梯口便開了,他也就跟着進去,按下了11樓的按鈕。


很快,11樓到了。整層11樓都是《少女JUMP》雜誌社的,在正對電梯口的隔板上大大的招牌也是醒目得不行,光一也不用費心找如何進去,直接繞過隔板就是辦公區了。


一進入辦公區,就看到一番忙碌的景象。偌大的空間裏分成了好幾十個工作隔間,幾乎每個隔間中都有着埋頭的員工,不是在認真看稿子,就是在死命打着電話。辦公區的聲音也是層次豐富,這邊一個怒吼,那邊一聲慘叫,是不是有幾次小的歡呼聲,當然最多的還是電話鈴音的此起彼伏。啊,小老闆被這高效率但毫無章法的辦公畫風所震驚的同時,已經被好幾個奔出門要出去催稿的責編撞了好幾下胳膊。


“那個……”猶豫再三,挑了個看起來比較好說話的妹子,“請問堂本剛老師的責編在哪裏?”


正想回答,妹子擡頭一看小老闆,露出了和剛才前臺姐姐一樣的神情,不過她並沒有說什麼,只是無聲地指了指比較靠裏面的一個隔間。


“啊,謝謝!”大概還是忙得說不出話了吧,小老闆這樣想道,道了謝以後便往其所指的方向去了。然而看到小老闆離開後的妹子並沒有繼續埋頭工作,反而目光一直追隨着。


“是森太郎君嗎?”嗯,沒錯,在上網沒幹活的傢伙就是那個責編。


“啊啊啊,對!我是!你是?”顯然是被嚇了一跳,還以爲是總編過來抓人,回過頭看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,反而鬆了一口氣。


“你在肝的是艦娘還是劍男人…?”森太郎君關網頁太迅速了,但小老闆總感覺界面有些似曾相識,脫口而出了一句不着調的話。


“呃,艦娘……”好吧,責編君也被愣住了。


“唔嗯…我是替小剛來交稿子的。他昨晚熬夜趕稿,我看他太累,所以就想着替他過來交個稿子。”說着,小老闆把手中的信封遞了過去。


“容我冒昧問一句。”接過信封,並沒有急着確認裏面的內容,森太郎猶豫着開了口。


“您說。”


“您是光一先生對嗎?”


“呃,對啊。”


“果然!”又是一樣的表情,小老闆開始覺得這棟樓是不是今天的表情管理都有點不太對,怎麼遇到三個人都是一樣一樣的呢?


“呃,爲什麼是‘果然’……”


“因爲從剛剛第一眼就覺得和老師畫裏的狐仙大人很像啊!不只是氣質,面貌都像是從二次元裏直接走出來的,啊不對,漫畫就是照着你的模樣畫的嘛…只能說老師的功力驚人了呢…”感覺說完還不過癮的森太郎君,隨手拿起了前幾期出版的刊物,按着夾着的書籤翻到連載的那幾頁,對着小老闆進行了全方位360°的觀察。


“唔哦…”小老闆有些不知所措,只能定定站着讓森太郎君繞了一圈。


“你上樓的時候,沒什麼人圍着你吧?”


“沒有是沒有,但前臺的接待員和剛剛我在你們雜誌社前面問了個女員工,好像表情都怪怪的。”


“這也難怪……”看夠了的森太郎收起了剛才吃驚的臉面,恢復成責編應有的樣子,“老師這次的連載很火啊,寫字樓裏的女性人手一本,男性這邊也有三成的買來看呢。天天都在等着新刊的他們,想必對漫畫上你的形象十分熟悉吧。”


“那麼誇張噢……”只是遊戲宅的小老闆,第一次對漫畫的力量感到了驚訝,“所以我狐妖的身份是被認出來了?”


“那倒不至於啦,”森太郎連連擺手,“應該只是單純覺得這人就是從漫畫裏走出來的吧,畢竟老師找你作原型這件事也只有我知道而已。啊,不過網上寫有關CP的倒是有,比如狐仙大人×漫畫原作者什麼的……”嗯?森太郎君你在說什麼呢,趕緊打住!


啊,我是不是聽到了什麼?不不不,光一你什麼都沒聽到,最後一句是森太郎胡扯的你別信他。


“交完稿子,我是不是就能走了?”小剛的單車還在樓下呢,雖然挺破舊,但還是儘早還回去會比較好吧。


“最好還是留一下吧,你剛才也說過老師現在睡覺着,如果我這邊看稿子發現什麼問題要及時反映給他的,這樣冒昧打擾他睡覺也是不太好。不如你就在這裏等我一下,看完稿子在走如何?如果你給他帶話,總比我打電話要來得舒心吧。放心,我看很快的。”


小老闆想了想,有道理,小剛還在睡覺呢,自己還是留在這一下吧,今天開店也依舊交給長瀨了,好主意。於是,小老闆答應了下來。


說着,森太郎就從信封中取出原稿,戴上眼鏡,一張一張的開始了確認與檢查。


小老闆也就乖乖地從旁拉了張轉轉椅,坐下,等着責編。


果然如他剛才所說,看稿速度真的不慢,一張原稿上下瀏覽兩次之後便進行到了下一張,一點都不拖泥帶水。


小老闆在一旁看着覺得是不是有些太快,是因爲顧及到了自己在旁邊嗎?於是出聲道,“那個,也可以不用那麼快的。我今天不急啦,你慢慢看也可以……”


“啊,不是啦,”森太郎笑了笑,“老師的稿子基本上不用怎麼操心,所以只要檢查漢字有沒有寫對就可以了。對於畫面的構圖以及情節的設置,基本上我是不會去插手的。”


“噢……”


“對了,你剛剛問我肝的是不是艦娘,你也玩啊?”


“那必須的啊……”


啊啦,話匣子打開了,兩個遊戲宅開始了關於艦娘的探討,當然,森太郎的眼睛還是好好工作着的。


聊了幾輪,稿子也就看完了。


“稿子我大致看過了,基本上沒有什麼問題。辛苦你了。光一先生。”森太郎整了整剛剛翻過一遍的稿子,對光一說道。


“那我回去就這樣和他說吧,辛苦你了。”說着便起身準備離去。


“等一下,那個……”森太郎叫住了光一,好像有什麼想說的。


“什麼?”


“老師的漫畫,光一先生你看過嗎?”


“沒有呢。”


“這樣啊……”森太郎想了想,“所以這次送原稿過來,在來的路上也沒偷偷看過一眼?”


“他不讓我看呢,所以……”光一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,“我還是要遵守約定的,原稿一眼都沒看。”


“這次的原稿,很棒噢。感覺上,已經超越了少女漫畫的水平呢,真的很打動人心。急於交稿的心情,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了其中老師的用意。”


“昨晚他確實畫得很起勁…雖然不太懂具體在畫些什麼,但那種壓迫力和氣場還挺震懾的…”小老闆回想起了昨晚自己昏睡過去前小剛工作的身影,散發出一種急於訴求些什麼的氛圍,想來也是體現在了漫畫原稿當中吧。


“光一先生,等到出了新刊,務必要看一看啊。”森太郎的表情變得有些嚴肅,“哪怕之前的情節不看也沒關係,唯獨是這一期連載,還請看一看。”他頓了頓,又繼續說道,“我覺得,這大概是這部漫畫的最強音也說不定。”


也並沒有拒絕的理由,自己其實也對小剛所畫的漫畫很有好奇心,再加上責編這樣鄭重其事地拜託,不看也是不可能的。


“嗯,我一定會看的。”剛答應,卻想起自己連漫畫叫啥都不懂,“那個,他畫的漫畫,叫啥來着?”


“他連這都沒告訴你!?”


“對啊……”


“那個,連載的名字是——《拜託了,對戀愛之事全知全能的狐仙大人!》……”


“……這名字,天啊。”


 


 


好不容易等到發刊日,小老闆放下店裏的工作,上午十點就關門打了烊。往附近的便利店跑去,買了一本《少女JUMP》。


在這之前他已經補過了前幾個月的連載,故事大概是講述一個常年生活在深山老林,寄居在神廟裏的狐仙,在網絡上無意被渲染成掌管戀愛能力的神靈之後,硬着頭皮嘗試幫各式各樣人物解決戀愛煩惱的故事。


在新刊之前的情節,是一個未曾經歷過初戀的少女向狐仙詢問戀愛到底是什麼,在狐仙從神壇上顯靈之前就停住了。那麼這一期新刊就應該是從狐仙顯靈開始的吧。


提着裝有新刊的購物袋,小老闆從後門溜進了店裏,在辦公桌前坐下,開始嘩啦啦地翻起來書。


啊,果然是從狐仙顯靈開始的。自己半個月前擺了一晚上的那個“大鵬展翅”,原來是用在了這裏啊!接着,少女吃了一驚,但很快就鎮定了下來。


接下來是一段少女對於思念對象的描述,話說回來小剛畫的狐仙真的有和自己像嗎?怎麼看都是二次元的顏值比較高吧……


嗯?接着看下去的小老闆突然間愣住了。


【吶,狐仙大人。你說,戀愛到底是種什麼樣的感覺呢?】


【你體驗過不就知道了嗎?】


【如果現在並不想親自體會,卻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?】


【真是沒辦法啊……接下來我說的,你要認真聽噢。】


【嗯!】


【戀愛啊,並不是神去指引的,而是你自己的選擇。】


【哎?】


【如果不是發自內心,只是憑着神的指示,那不就是強行拉郎配嗎?】


【唔嗯…那,戀愛又是什麼呢?】


【就是當你靜下來閒無一事時,心裏全是那個人。沒有什麼理由地,就是會有意無意地想到,心裏會有那麼一個衝動的瞬間,要想見到他,立刻,馬上。現在,你心裏所因此浮現出來的那個人,大概就是摯愛了吧。】


看到這裏,腦中似乎一道閃電劃過般的豁然開朗。顧不得後面的情節,小老闆丟下了書,抓起桌上的鑰匙,往後院車庫的紅色法拉利跑去。


 


“那麼,關於印象派的深入講解我們……”大學裏,堂本剛老師今天也在給學生們上課,還沒到中間休息的時間,他正打算繼續講解接下來的內容。


“小剛!”突然,從教室外,由遠至近,傳來熟悉的聲音。當他循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,正好看到跑得氣喘吁吁的光一衝到門口,扶着門邊在平覆氣息。


“那個……我們先課間休息吧。”暫且把課本先合上,把課間休息提前了以後,才帶着小跑出了教室。


從口袋中掏出手帕,幫着擦了擦光一額頭上的汗珠,“怎麼了?突然間跑過來……嗚啊!”


話還沒說完,便被光一抱了個滿懷。力度稍微有些大,感覺像是要把整個人嵌入自己身體那般,雙臂緊緊地扣住了小剛,幾乎是動彈不得的狀態。


“就是突然,有種衝動。現在,立刻,馬上,想要見你。”


“……哎?”


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突然間的衝動。”


“今天是發刊日呢。”


“對啊,一大早就打烊去買了。”


“你竟然曠工……”


“我是老闆我說的算。”


“真是霸道。”


“爲了你嘛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光一,我愛你噢。”


“我知道啊。”


“什麼嘛,這時候不應該回答‘我也愛你’嗎?”


“之前說過了,才不要。”


“你個傲嬌鬼。”


“你才是吧。”
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first kiss

fufufu~

飞火野上滚一滚:

   健身好啊,健身还能生脑洞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地板有些年头了,光泽已经被无数次的摩擦和汗水打磨掉了少许。但是弹性还好。


   所以他和他总是喜欢在这里练舞。


   夕照的光线如同金黄的果冻一般笼罩着不大的练舞室。


   地板上,还残留着点点汗渍,仿佛雨后的小水洼一样反射着明亮的光。


   他喘着气,举起水瓶大大喝了一口。


   


   浑身的汗液,身体还蒸腾着热气,仿佛凝固了一般的热着,虽然老旧的空调一直不曾停下。


   他抹了把额头,对着窗前身影挥了挥水瓶。


   “看什么?”


   对方没有回头,单薄的身体倚靠着窗台。


   他站起身。


   窗外,种植着不知何年何月开始蔓延,现在正把嫩绿的触角伸到玻璃上来的红葛。大大的窗户仿佛被镶嵌进了枝蔓相框里的巨大油画,而自己的相方,正站在这幅画的正中间。


   他走过去,拉了拉对方的手,“看什么?”


   对方笑了笑,转过身靠着窗台摇了摇头。


   “有点紧张呢。”


   “今天的舞?是挺难的。”


   “不是因为这个。”


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
   “明天,要拍那个了吧。”


   “什么?”


   “就是那个啊,现在的电视剧。”


   他愣了愣,旋即领会了。


   一时不知道说什么。


   “不就是亲一下吗,怕什么!”


   “你躺着就好了,我可是……”


   对方咬着嘴唇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下去。


   他皱起了眉头。


   


   “我说,刚过去有过吗?”


   “你说……那个吗?”


   “当然啊,不是正说到这个吗?”


   “好像没有吧。”


   “我也没有。”


   两个人你看我,我看你,噗地笑了出来。


   刚笑着笑着就出溜到了地板上,他一拽,光一也倒了下来。


   两个人肩膀挨着肩膀靠着墙根坐着。


 


   “要不,我们先来练习一下。”


   “现在吗?”


   “回去了的话更不可能了吧。万一明天拍不出来……”


   “恩,那……要怎么来。”


   “按剧本来。”


   “好。”


  刚挪了挪屁股,躺倒在地板上。


  光一想了想,在他身边跪下来。


  “开始吗?”


  “你要闭上眼睛。”


  “恩。”圆圆的眼睛听话的闭上了,光一看了片刻,缓缓俯身下去。


 


  咚!!


  门外传来一声不小的撞击声。


 刚一惊,折起身子坐了起来,和光一的脑门碰了个正着。


 小小的一声“咚”。


 “好疼!”


 “好疼!”


 双方都捂着脑门喊了出来。


 “抱歉抱歉。”


 放下了自己的脑袋,刚凑过去扒开光一的手看他的额头,有点红。


 “怎么样?”


 “疼啊~”


 “怎么办?要不要去找个冰袋?去买瓶冰镇饮料吧!”


 “算了。”光一按住相方的手,“不至于。不过你急什么啊。”


 “被人看到我们这个样子不太好吧……”


 “怕什么,就说你头昏不就行了。”


 “光一你认真的吗?”


 “好啦好啦,你等一下。”


 光一扶着脑门站起来,径直走到大门前。


 “不练习了?”刚一头雾水的看着他。


 对方伸出手,卡塔一声把门别死了。


 “这样就没人会进来了。”


 “恩。”


 


 “躺下吧。”


 “恩。”


 光一伸出手,握住了对方的脸颊。


 “干吗?”圆眼睛又睁开来,带着不满看向他。


 “不是练习吗?”


 “那非要这样吗?”


 “不这样你的脸会乱动的。”


 “小诚这时候是昏迷的吧,怎么会乱动。”


 “你别啰嗦了,大人都是这样的。”


 “切~”


 因为脸被捏住了一点,逼视的表情就做的有点走样。


 光一笑了出来。


“来不来啊,现在可是我在配合光一吧。”


“抱歉。”


“真是的……”


 


  光一稍稍放松了手指,轻扶着圆圆的下巴颏,眨了眨眼睛,慢慢弯下腰去。


  栗子一样的眼睛合拢着,长长黑黑的睫毛细不可察地轻颤着。


  原来这个家伙也在紧张吗?


  光一暗暗吸了口气,心口的压迫感因为看到相方的表情稍稍消散了些。


  他停了停,目光停留在富士山一样微微翘起的双唇上。


  下面,要亲上去的就是这样子的嘴唇吗?


  虽然已经朝夕相处了很久,晚上一起睡着的时候,对方安静的样子也是看到过的,可是这么近的距离,这么明亮的光线下却是第一次。


  “快点啊!”


  富士山突然开口了,把沉浸在遐想中的少年吓了一跳。


 “被你吓死了。”


 “你再不亲我吃饭去了哦。”


   对方睁开眼睛,被贴着自己的另外一张脸逼红了面孔。


  “你这是在害羞吗?”


  “总是会有一点的吧混蛋,离得这么近!”


  “好了好了,知道了。”


  对方哼了一声,没等光一说就又闭上了眼,“给你三秒钟,不然就拉倒哦。”


  “恩。”


   光一动了动腰,消灭了最后一点距离。


   被叶子覆盖了的练舞室,


   化身为嫩绿透明的玻璃盒子,


   锁住了两个稚嫩的身影。


  


   窗外蝉鸣一阵阵涌起。


   光一小心蹭了蹭对方的嘴唇坐了起来。


   对方睁开了眼睛,绯红的脸,小小呼了口气。


   “有帮到忙吗?”


   “恩,谢谢。”


 


   “真是的,你到底NG了多少遍啊?”


   光一挠挠头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
   “这样的话,昨天不就白练习了吗?”


   “今天不太紧张了,都是刚的功劳。”


   “我躺的都冷了,”刚抹了抹嘴,“还有,你的口水都流下来了!”


   “恶心了?”


   “还……还好吧。”


   “所以昨天的练习还是有用。”


   “有什么用?习惯了你的口水吗!!”


   “不是那个意思啦……”


   “好凉啊好凉啊。”


   “去吃好吃的吧。”


   “吃什么?”


   “拉面?”


   “你请客。”


   “恩。”


   “快走,饿死了,你拿剧本干吗?”


   “讨论一下明天的戏,练习一下。”


   “我~才~不~要~哩!”


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
   


 


   



兔拿拿:

古早shop自memo用(*´艸`)超级可爱呜呜呜

hhh~~


傅小花:

很早以前开过的神奇的脑洞。

分别是:

一起看房的小情侣

因爆胎被被困高速公路的小夫妻

近几地区抗把子和他的……

**

整理截图看到这个我自己[啊咧]了一下……